主页 > 一肖中特永久免费公开 >

乐视最新消息 乐视体育再因版权纠纷成被告 需自救

时间:2017-09-27 浏览:我要评论

  近期,五星体育将乐视网和乐视体育告上法院,五星体育2014年与乐视网签订的WTA和克赛事的网络转播及直播权独家授权协议,版权费用为750万元,乐视体育拖欠100万元没有支付,从而构成违约。最近一年来,乐视体育面对这样的官司和纠纷不在少数。

  2016年4月,乐视体育曾以80亿元的B轮融资震惊整个体育行业,然而,由于乐视集团“造车”挪用乐视体育的融资资金,拖累乐视体育也陷入资金链断裂的旋涡。据乐视体育内部人士透露,乐视体育经过裁员后,目前仅剩下300名员工。据悉,乐视体育内部正在展开一场自救行动,这场重组的核心在于“去贾跃亭化”。近期,乐视体育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已经与新投资者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贾跃亭持有的乐视体育30.66%的股份绝大多数将转让给新投资者。待交易完成后,乐视体育将正式易主。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乐视体育公关部,该部门表示现阶段不便对外接受媒体采访。

  2014年3月,乐视体育在乐视网的基础上成立,作为独立的体育赛事直播平立运作。当年5月乐视体育就获得A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8亿元人民币,市场估值28亿元,创造了国内体育产业融资的新纪录。

  和新浪体育、腾讯体育这些老牌的互联网赛事转播平台相比,乐视体育在赛事版权的争夺中,表现得极为激进。“在乐视体育的架构中,体育版权是核心资源,是花钱的大头,也是乐视体育构建体育产业链全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在这个环节投入巨大。”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创始人张庆表示。

  当年,在和腾讯体育争夺NBA在中国的5年赛事新媒体转播的独家版权的竞争中,乐视体育开出的价格远高于腾讯体育,价码号称6亿美元,但是NBA最终却选择了出价5亿美元的腾讯体育。显然,NBA更看重腾讯体育的整体运营能力和平台的影响力。

  张庆认为,乐视体育的商业模式是构建在大量体育版权基础上的,需要更加优质的版权才能激活乐视的体育生态。所以在购买和争夺版权资源方面,就表现得比较激进。一方面来自于竞争对手的竞价,另一方面也因为正好赶上体育产业化的蓬勃发展,导致乐视体育在购买版权的过程中,多花了不少钱,造成了公司运营的压力。

  乐视体育在NBA的版权争夺失败后,调整了自己的策略,进入了关注度相对较小,但是更为密集的赛事市场,最终购买了海量的赛事版权资源。乐视体育相继购入17类体育项目,121项比赛,从奥运会、欧洲杯、足球、篮球、网球、赛车到高尔夫、马拉松、自行车、马术、克台球等项目的制作播出,赛事版权数量最多的时候达到310个,可以说是覆盖了老百姓熟悉的所有比赛项目。

  为了购买更多的赛事版权,抢夺更多优质的独播版权资源,乐视体育就必须不断地融资。那个时候,乐视体育频繁召开新闻发布会,不断向资本市场讲故事,终于在2016年4月获得了海航集团领投的B轮融资,融资额高达80亿元,市值更是创纪录地达到215亿元。

  因为乐视体育善于讲故事,在其B轮融资中,还吸引了大批影视和娱乐行业的明星参与投资,这其中就包括孙红雷、刘涛、周迅、贾乃亮、陈思成、王宝强等,投资额从几百万元到几千万元不等,虽然占比不大,但却引人注目。

  乐视体育成功的B轮融资可以说是其的巅峰时刻,尽管还没有盈利,但却成为体育产业中最值钱的公司,成为互联网体育领域的独角兽公司,一时风光无两。为此,意气风发的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在融资发布会现场表示:过去一年,乐视体育在内容领域已经获得了非常大的成就。平台承载的节目量就是全球的最高纪录,可以给用户带来更极致的内容服务。

  在张庆看来,乐视体育构建的模式本身没有问题,优质的版权资源,满足体育爱好者,符合中国的供给侧改革的趋势。但是这种模式对资金要求极高,需要持续不断地投入资金,这对于依靠融资和资本市场输血的乐视体育而言是一个比较大的考验。

  一方面,中国体育产业,网络版权的付费模式需要市场培育和时间,另一方面,网络版权的变现手段有限,依靠网络广告和赞助等手段,短期也难以支撑其巨大的网络版权的投入,这就会给乐视体育的资金链和财务造成巨大的压力。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业内人士表示,乐视体育的资金链从未宽松过,无论是合作伙伴,还是下游的供应商想顺畅的让乐视体育付款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有的供货商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以上都拿不到付款,这在业界都是公开的秘密。

  作为一个新的平台,要想获得快速发展,除了不断购买体育赛事版权,还要到处挖人,为此,乐视体育不惜花费重金从央视体育、新浪体育、盈方中国等业内知名机构挖来刘建宏、马国力等体育大咖。以马国力为例,经历了四届奥运会,五届世界杯,又担任盈方中国首席执行官8年的马国力,能选择在自己63岁的时候跳槽乐视体育,担任副董事长,如果没有高薪和平台的影响力,马国力是很难动心的。于是,在高薪和灵活的机制下,一时间,央视大批资深的体育传媒人才跳槽乐视体育。

  除了大量购买版权,例如27亿元天价获得中超两年的新媒体版权和高薪挖角,乐视体育还在2016年1月宣布以一亿元冠名北京国安足球队,随后北京国安更名为“北京国安乐视”队。除了赞助和冠名,还传出双方在股权方面可能深度合作。有市场传言,国安俱乐部原股东中信集团准备出让约50%股权给乐视,交易对价约为20亿元。然而,半年时间,双方就分道扬镳,7月7日,乐视体育拖欠国安费用的消息传出。消息称,乐视体育只支付给国安共计5000万元的赞助款,仅达到冠名费的一半。

  尽管乐视体育方面以“双方在核心条款上没有达成一致,导致最终在股权上没有进一步合作”作为这次双方合作终止的解释,但是外界猜测,其实乐视体育的资金链出现问题,是因为迟迟不能拿出另外5000万元的冠名费,才导致这次的合作最终走向失败。

  而2016年1月才更名为“乐视生态中心”的五棵松体育中心,在2017年9月17日正式宣布更名为“凯迪拉克中心”。据悉,五棵松体育中心和乐视体育在2017年5月就已经和平解约,本来这次的冠名周期是5年时间,却在短短一年多时间结束合作,显然,还是乐视体育的资金出了问题。

  众所周知,在乐视的旋涡中,贾跃亭转移走乐视体育近半数的融资资金用于汽车和手机业务后,使乐视体育本来就很紧张的资金链变得更加捉襟见肘。为了维持运营,除了大规模裁员,就是剥离掉不赚钱的版权资源,公司迅速瘦身到如今的300人。据乐视体育内部人士透露,乐视体育目前还可以给员工按时发工资,但是对于外边的欠债还在积极地筹措资金和陆续偿还当中。(李媛)

-------乐视体育(4)----